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风云林府 1
风云林府 1
 重峦依渭水,碧峰插遥天。 出红扶岭日,人碧贮岩烟。 迭松朝若夜,复釉缺疑全。 这是当年华朝太祖游览千绝峰时提下的绝句,放眼望去,层峦迭章,云蒸霞蔚,无处不透着上天的鬼斧神工,满山的鸟鸣兽语,毒瘴沼气,山路陡峭如锋,却又让人望而却步,千绝峰独特的地理环境让她和那天下文人墨客的心中的圣地玉德圣坊一般透漏着神秘的色彩。 在这奇峻的山顶,有一处百花盛开的花圃,花圃的中央,是一片绿草如茵的空地。 一个白衣女子正在舞剑,飘舞的秀发,灵动的身姿,手中长剑挽起的朵朵剑花,更胜百花丛中的美景,忽然,白衣女子一剑冲天,在空中盘旋飞舞,长剑越舞越迅,渐渐的人与剑融合在一起,再也分不出人影剑影,忽的一声清叱,倩影从剑花中冲出,飘然落地,她倒背长剑,俏立于草地之上,微微喘息,那是一张绝顶清丽的脸,如果不是亲眼看到,绝对不会有人相信世上还有如此美丽的女子。 白衣女子微微一笑,群芳也为之失色,此刻,她像天地间唯一的风景。 「小贼,我的剑法可有进步?」 另一边的一把藤椅上,坐着一人,剑眉星目,鼻如悬胆,嘴角带着慵懒不羁的笑容,只见那人微微一笑道:「仙子姐姐武功自然是天下无敌,但是在剑法方面嘛,却是比不了我」白衣女子闻言似是想到了什么,不禁俏脸一红,低啐道:「真是一个好色的小贼。」那男子听罢不以为然的哈哈一笑:「仙子姐姐说得不错,我不但好色,还喜欢偷东西,这不,我不就偷了一位仙女的心吗。」「呸,真个不正经」白衣女子自知言语上不是男子的对手,又是轻啐一口,便闭口不言,只是向那男子走去。 自从与林三与草原定下终身之后,宁雨昔便解散了那已然名存实亡的玉德圣坊,隐居千绝峰,和自己那生来便似是冤家的师妹比邻而居,终日赏峰练剑,过着神仙般的生活,而林三也常常留住于此,享受着这每日调戏仙子姐姐和被妖女姐姐调戏的日子。 双臂搂住玉人的纤腰,林三将脑袋压在宁雨昔的肩头细语道:「仙子姐姐,能偷到你的心,是我林晚荣这辈子最大的幸运。」耳边听着这腻人的情话,宁雨昔微微低下头,靠在了身后这注定托付一生的良人的肩上默声不语。 「仙子姐姐,是不是被感动了。」 静静的抱着玉人坐了片刻,好似想到什么一般,林三淫淫一笑,问道。 「嗯?」 感受到私处那根硬硬的东西,宁雨昔不由得俏脸泛红,「别,一会曦儿要来,而且……」话没说完,便已住口不言,朱唇微启,一声声轻吟便脱口而出,已经沉迷于这浓浓春意中的两人不曾注意,就在那不远处的竹林中,一道白影一闪而过……————————————————————————————————————向来注意仪表的顾曦此时双目无神,漫无目的的走在崎区的山路上,作为大华帝师顾顺章的嫡孙,顾曦自出生以来便与众不同,自幼年时拜入玉德圣坊现任坊主宁雨昔门下以来,一直习文练武,潜心修炼,不过一十三岁便已是满腹经纶,武艺高强,而恰恰这个注定以后必将天下闻名的男人,却有着不被外人所知的心事,这将近十年的朝夕相处,他发现自己不由自主的爱上了自己的师傅,那位仿若九天仙子一般的女人——宁雨昔。 「哟,小弟弟,又来姐姐这里找安慰了!」 满腹心事埋头走路的顾曦只听一声妩媚勾魂的女声,抬头看去,方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走到了了自家师叔安碧如的竹屋前,看着门前那与自家师傅气质相反的女人,顾曦莫名的只觉一股欲火从胸前烧起。 「呦,怎么,又想了,来找姐姐泻火呢!」 看着默然不语只是盯着自己的小男人,安碧如半含秋水的凤眼白了他一眼,而就是这一眼,却让盯着安碧如看的顾曦一把抱住了这个熟透了的师叔,大手攀上安碧如的酥胸,轻轻的揉捏起来。 盘拢长发,眼角含媚的安碧如并没有对这个胆敢把玩自己酥胸的师侄动怒,反而轻扭纤细的腰肢故作娇羞的躲避着那在自己浑圆上肆虐的小手,挑逗着这个小男人的欲火,而方才还满腹心事的顾曦不出所料的被勾动了真火,双手下滑便要去搂住这调皮的师叔。 而安碧如却是早有所料,只见她顽皮一笑,莲花般的玉足轻踩顾曦的脚背,轻盈一转,便脱离了他的怀抱,向屋里飘去,顾曦只闻到一阵香风,便见自家师叔不知何时已然跑到了梳妆台前,双手撑背,胸前波涛如花蕾绽放,媚笑的看着他。 「来追我啊……」 安碧如朱唇微启,舌尖滑过洁白的玉齿,修长美腿微微抬起,娇小可人的玉足微微晃动,引诱着门前的男人。 自十岁便被这个仿若妖精一般的师叔勾引上床以后,顾曦便知道自家师叔勾引男人的手段了得,所以也不惊讶,只是窜进屋里,向这勾人的女人扑去,一只手方才堪堪碰到女人的脚掌,便又被她逃了过去。 「咯咯」 看着自家小师侄那笨拙的样子,安碧如又是一笑,转身便到了梳妆台的另一侧,然后仿佛被什么绊倒一般,跌倒在台上,丰满滚圆的翘臀高高耸起,正对着顾曦。 看着安碧如那高耸的翘臀,顾曦紧走数步,贴近安碧如的身体,早已蓄势待发的巨蟒隔着衣服紧紧地贴在安碧如的翘臀之上,慢慢磨擦起来。 「师侄,你……你怎么如此,我可是你师叔!」轻扭香臀,安碧如扭转过头,媚眼含春故作姿态的问道。 顾曦自是知道身前女人在惺惺作态,不以为许,反而又是贴近几分,喘着粗气道「这只能怪师叔太诱人,不然我怎么如此失态呢」安碧如听见顾曦半是挑逗,半是赞赏的话,不仅吃吃一笑「那你师父诱人吗?」「嘿嘿」 顾曦听罢,心中隐隐一痛,但还是笑道「师傅哪能比上师叔,师叔如那志怪小说中的狐狸精,娇媚入骨,让人心痒。」说罢,双手便攀上安碧如的纤腰,向那高耸翘挺的酥胸摸去。 「唔……」 安碧如轻咬下唇,作怪似的向后松动了一下翘臀,引得顾曦不由闷哼一声。 「哼,小-坏-蛋……」 安碧如扑呲一乐,故意爹声爹气的说出这三个字,引得顾曦心里一阵乱跳。 两人如同连体婴儿一般缓缓向前,摩擦之间,欲火越来越旺,安碧如只觉得自己胸前两颗樱桃此时在衣物的摩擦下开始变硬,玉手向后捞了一把,握住了顾曦那蠢蠢欲动的巨蟒。 「小弟弟,你这般要是被你师傅知道该怎么办呢」顾曦正待提枪上马,却忽然听到自家师叔的话,不由身体一僵,欲火顿消。 「哎呦,本来看你乖巧的份上,想让你得偿所愿呢,没想到你个没良心的,哼」身后男人的动作,安碧如自然知道,如水蛇般从男人手中摆脱,站在一边,自怨自艾道。 顾曦闻言,虽然心中连转,但是表面上却是一脸歉意,上前表白,一来二去,两人便又搂在了一起,安碧如玉手轻推顾曦胸口,仿若余怒未消,但是尚未开口,便感到一条滑腻的舌头伸进了自己的香唇之中,她又故作姿态轻推数下,便也任他施为。 如此吻了片刻,安碧如便已是香汗淋淋,本来穿的便是薄纱丝绸,此时水汽侵蚀之下,各种风景看的清清楚楚,饱满的双峰如玉盘一般贴在顾曦胸前。 松开大嘴,看着已然香汗淋淋散发着惊人美态的师叔,顾曦不由一呆,相比于自己师傅那天仙气质,显然自家师叔这魅惑众生的妖女气质更让人觉得喜欢,只要能将师叔伺候好,说不得师傅那里,真的有希望一吻芳泽。 「小坏蛋,胆子还真大,敢偷袭了」 安碧如看着呆呆望着自己的顾曦,不由心中又是希嘘,又是自豪,对于这个可以说是看着长大的师侄,安碧如还是有感情的,特别是当年被这个师侄弄上了床,说来也是可笑,自忖玩男人的她竟然被这个当年不过十岁的小屁孩弄上了床,不过小孩子带给她的感觉比那些男宠强太多了。 这边安碧如陷入沉思,那边顾曦则已经一手抚上她的酥乳,一时间波涛汹涌。 「哎呦……小坏蛋,你轻点……」 安碧如压抑呻吟,白了身前小男人一眼,两人此时各怀心事深情缠绵之下,竟然没有发现竹屋另一侧的窗外一个女子正在注视着他们。 那是个气质极其淡雅飘渺的女子,长发披肩,如水一眼柔和,白皙的皮肤,五官精致,红唇浅淡,眼波中此时透着愤怒,矛盾以及一丝迷茫。 此时,屋中的两人不知何时已经如观音坐莲一般坐在塌上,而已经不满足隔衣止火的顾曦双手熟练的脱去了安碧如的上衣,然后再玉人的注视下张口含住了雪峰之上那颗诱人的红豆,而眼神迷离的安碧如,则只是翘臀前顶,让自己早已湿透了的内裤包夹着男人的巨蟒,上下摆动。 「师叔,这样止不了痒,让师侄来帮你吧」 感受着下体的巨蟒又涨了一圈,顾曦喘着粗气,声音沙哑的对安碧如说道,然后也不待玉反应,便已将自己那擎天玉柱掏了出来,粗犷的茎身上布满突兀的血管,紫红硕大的龟头跳动着,虽然不是第一次见,但是每次见到这个小男人的东西,都会让安碧如感到不可思议,顾曦身材只算消瘦,即便身上有肌肉,但是这么小的身材和这么大的阳物,这种不协调这正是安碧如当年很轻易便被还是小孩子的顾曦勾搭上床的原因。 就在安碧如恍神之际,顾曦已经将手伸向她的双腿间,用手一扯,便已是一丝不挂,拨开那层层黑森林,便看到那鲜嫩的玉蚌一开一合,细水淼淼。 「好看吗」 安碧如生性大胆豪放,又是生在女尊的部落里,被人看下体自然不会似中原女子那般羞涩,反而自豪的问道。 「好看」 声音还未落下,安碧如那双腿间重峦迭章处便已被顾曦握在手中,一只手指灵活的寻幽探秘,按住里面那颗小巧,轻轻的在上面打转,只逗得安碧如娇喘吟吟。 安碧如自是久战床榻的人,但是面对这个比自己小了近二十载的师侄,却是敏感不看,不过半晌,便已是被逗弄的娇呼连连,泄了身子。 而顾曦也在安碧如泄身那一刻,巨蟒迎水而上,破开蓬门,钻了进去,然后狠狠一顶,巨蟒劈开肉浪,向深处钻去,只把安碧如疼的眼角含泪。 「真是个冤家,老娘遇到你可真是到了霉了」 心中随是这般想,口中却是直呼「轻个」,顾曦一手抱着安碧如的纤腰,生硬的不断向更深处捅去,不断挤出浪水。 「师叔,你真紧,真浪」 耳边传来师侄的调笑,安碧如玉牙暗咬下唇,修长玉腿交叉缠着男人腰身,口中不甘示弱道:「小师侄,快些都进来……哦……还有更浪的呢!」顾曦闻言,自是知道师叔好胜,也不多言,巨蟒不断上顶,狠狠捶击着肉浪深处子宫的门户,「小坏蛋,你……顶到人家心尖上了……」安碧如的呻吟中此时带上了哭腔,心中虽然不断暗骂着自己这突然就敏感的了的体质,但是洁白浑圆的大腿却依旧死死地夹着男人的腰身。 ————————————————————————————————————这边安碧如被自家师侄搞得苦不堪言,而那边窗户外的宁雨昔此时更是不堪,林三走后,宁雨昔久等自家弟子不到,本想去看看自己师妹,毕竟林三要去高丽,留下她们师姐妹,自是闲暇之时联络下感情,不过想到那日温泉与师妹的颠龙倒凤,宁雨昔不由面色一红,可是到了安碧如的竹屋前,却听到屋中传来微微的呻吟,好奇之下,倚窗去看,却是发现了自己弟子和自家师妹的奸情。 看着那纠缠在一起的白色肉体,宁雨昔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师妹举止豪放,宁雨昔是知道的,同样也见怪不怪,但是自己视若亲子的徒弟和自己师妹此时赤裸裸的纠缠在一起,做下那等无视纲常伦理的事情确是对宁雨昔打击极大。 狠狠地摇着脑袋,宁雨昔深深地看了此时在屋中正死命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扭身向千绝峰顶走去……————————————————————————————————————当宁雨昔扭身离开的时候,屋内的两人已然变换了姿势,已经被那一见自家师侄便敏感无比的身体搞得身心憔悴的安碧如双手撑着梳妆套。 圆臀挺翘,而顾曦赤着下体,将巨蟒插向安碧如的臀缝中,两人默契的行动,让顾曦很顺利的进入了那熟悉的地方,随后猛烈的撞击起来,安碧如的玉臀肉很多,随着前后耸动,那柔软的肥臀总是让他腹胯弹出来,让他很是自如,同时一只大手握住安碧如那倒吊着的酥乳,用力搓揉起来。 「哎呦……好涨啊……不知道师姐能不能受得了你哦……」安碧如知道自己师侄所想,故意用言语刺激对方。 过不如其然,顾曦闻言眼冒欲火,身体前倾,压在安碧如的玉背上,抱着她的头用力亲吻起来,下身挺动更是猛烈,安碧如反手勾着顾曦,与他舌齿交缠,又是百下,两人此时已然到了爆发的边缘,顾曦双手陷进自己师叔那肥美的嫩臀中,脸上泛着异样的红光,疯狂的撞击着。 而安碧如则扭动着玉臀,迎合着身后的撞击,此时已经胡言乱语「要到了……不要停……我要给你生个小小师侄……」声音放落,安碧如便先一步泄了身,而顾曦被这潮水一冲,几乎在同时射了出来……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有人问,明明写的是宁雨昔,怎么这一片都是安姐姐的,其实呢,宁仙子的很难写,她的性格和大唐里面的那群尼姑很想,这种人,出个轨很难,我也不愿意写那种直接上就出墙的,抡起奈饥渴,宁仙子绝对很棒,所以前面得有个铺设,安姐姐就是这样,安姐姐出轨顺理成章,因为她给人的感觉就是妖女,我写的出轨形象都是按照书中女人气质写的,当然是肤浅的那种,比如洛凝,在三哥面前很开放,萧玉若是高傲如同女强人,安姐姐则是妖女,这三个人的定义是玩男人,巧巧性格温婉,所以设定被男人玩,至于宁仙子,气质淡雅,玩男人没可能,那就玩感情,顾曦应声而起,顾顺章的孙子,关系摆在这里,自小养在膝下,感情有了,出轨也就顺理成章不是。 月黑风高夜,窃玉偷香时。 顾曦自安碧如处回到家中后,便有些坐立不安,脑中不时交替浮现着师叔的成熟美肉以及师傅的姣好身姿,天刚见黑,便已在家呆不住了,寻思了借口,离家而出,向千绝峰驰去,千绝峰虽陡峭,但耐不住他武功高强,所以月儿刚挂柳梢,便已到了小竹屋外十里范围,他自知师傅武功盖世,不敢太过靠近,纸是小心的潜伏在千绝峰顶的一侧洞穴中,的看着不远处的竹屋,屋中烛光交辉,温暖如春。 如此看了盏茶功夫,便见一道曼妙的身影从竹屋中走出,驻足立了半晌,向山下走去,纤长的娇躯在屋皎洁的月光映射下拉得老长,显得如此美好,想必是自家师叔。 虽好奇自家师叔究竟让自己今晚来这里干吗,但是等了如此之久,山间寒冷,顾曦有些略显不耐,但看那竹屋窗纱印出的曼妙身影,便又安静下来,双眸痴痴。 如此耐着性子等了半刻钟,便见屋中灯火骤然而灭,心中不由一叹,想走却又舍不得,如此纠结了片刻,方才强撑胆子走出藏身之处,向竹屋潜去,此时屋中四下黑灯瞎火,远远望去,可见依稀有人躺在里间竹榻之上,轻轻打开竹门,便踏步向里走去,不过顾曦并没有直入里间,反而将目光投向桌子上的酒坛之上,自忖自己师傅从不饮酒,怎的桌上会有酒坛,举起酒坛放在鼻尖轻嗅,不觉轻微一笑,顾曦自小在安碧如身边学习施药制药的功夫,自然知道知道这酒坛中是什么东西,暗道师叔对自己不薄,便放心大胆起来。 走入里间,看着榻上玉体横陈的妇人,顾曦心中一片火热,但理智终是强压欲望,先是左顾右盼一番,又将里间窗帘放下上,方才放下心来,双眸痴痴向榻上望去,此时屋中因为少了外间月辉,光线又暗一分,四处被重重包围,彷佛与世隔绝了一般。 不得不说,宁雨昔之所以惹顾曦迷恋,也是有些道理,她们这一脉的女子浑身上下,由里及外都散发着的一种独特气质,一举手一投足都是魅力四射,即使是沉睡的样子也是那样的招人伶爱。 所以顾曦咋一见这平日端庄靓丽的师傅此时玉体横陈,任君采拮的样子,不由纸觉小腹一股无名火越烧越旺,胯下瞬间支起帐篷,往昔心中枷锁瞬时崩塌瓦解,脑中纸有一个念头不断回荡:「占有她……占有她……」顾曦稍稍平复下急促的呼吸,叁俩下扯去外袍衣衫露出雄健的赤裸身躯,从回榻上,轻轻覆上朝思暮想的娇躯,大手抚在柔顺的长发鼻间嗅着醉人的馨香,发热的嘴唇胡乱地亲吻女人光洁的额头,挺拔的秀鼻最后落在柔软的唇瓣上,大舌在宁雨昔嘴里攻城略地,划过白玉贝齿最后捉住丁香小舌吮吸其中的香精玉液,双手兵分两路时而抚弄高耸酥胸,柔软富有弹性一手刚好握的过来,另一纸魔手从寸裙下滑入,露出骨肉均匀的修长玉腿,入手之处滑嫩无比,比之最好的绸缎亦犹有过之。 「嗯……」 许是顾曦抓摸起到作用,也或是安碧如加料的补药发挥药效,昏睡中的甯雨昔轻吟出口,俏脸泛起红晕,酥胸更加挺拔,两条秀腿不住夹磨将腿间魔手牢牢卡住。 不再跟她客气顾曦赤红着双眼,脱去小衣撤掉寸裙拉下亵裤扒掉肚兜,一时间榻上衣衫纷飞,当最后一件贴身肚兜被扔出床榻一具巧夺天工的女体呈现在他眼前。 一头黑发胡乱散在白玉下,秀丽娇颜在加料补药的催发下布满春情,洁白额头微微见汗美眸紧闭,红唇开合间吐出股股如兰似靡的馨香粉颈下两座山峰挺立,并未因为仰躺有所下垂,两山之间一道深深的沟壑,引人眼球。 往下是盈盈一握的腰肢以及一马平川的小腹,修长玉腿并拢没有一丝缝隙。 顾曦纸觉口干舌燥想要将这仙子之躯狠狠揉进身体里,婌乳在手中变换着各种形状张口含住顶上粉红宝石纸觉入口香甜,粉嫩的小葡萄在揉搓吮吸下迅速挺立,顺着雪白的肌肤滑过平坦小腹揉搓水蜜桃般的翘臀停留在大腿根处,身下女体私密处肌肤极为嫩滑,在加料补药的作用下极为敏感的娇躯被身上的男人带起一阵颤抖,赛雪的身子止不安地扭动涌起一阵粉红,花径内也逐渐涌起一股空虚的感觉,在富有技巧的逗弄下慢慢渗出汩汩花蜜,浸湿了男人的手指,也浸湿了两人身下的被褥,分开玉腿凑近甯雨昔大腿根处销魂所在口舌轻吻两片花瓣,花蜜香甜可口带着她身上特有的香味。 「嗯……嗯……喔……」 酥胸被袭私密花瓣突遭袭击甯雨昔死死夹紧秀腿娇躯上停,顾曦自然不会放过送上门的礼物,握住柔软的婌乳,变幻手中丰腴肉团的形状不断刺激肉团顶端宝石,更加激起了身下之人的反映。 甜美的呻吟断断续续流泻出来,交织成美妙的夜曲。 此时甯雨昔全身泛红,秀眸紧闭娇躯在顾曦身下轻轻扭动,玉腿摩擦着对方的大腿,动情的模样映入眼中,顾曦胯下巨蟒似要涨破。 时候差不多了,当下再也不再压抑欲望挤开她的双腿伸手抓住巨蟒凑近妙处,湿润的花瓣很快浸湿了蟒头,揉了下绵软的臀肉腰部使力,硕大龟头挤开胯下仙子的大门往里探去……硕大的伞状蟒首方一进入,温暖湿润以及极为紧凑的快感直冲脑门,他忙运气镇守丹田舌顶上颚方才止住没有当场泄出阳精。 舒爽和痛楚的闷哼同时传来,低头瞧去,此时甯雨昔虽仍昏睡不起,但漂亮的柳叶眉紧锁,纤手也无意识的紧抓身下秀被,两条光滑玉腿卡主住男人腰身,阻止大腿根处异物的侵袭,柔唇开合间泻出低吟的闷哼声,隐约夹杂些许空虚被填补的满足感。 「喔……」 得偿所愿的念头夹杂着强烈的快感促使顾曦呻吟出声,全身的力量全部集中在胯下,交合处传来的畅快感觉通过巨大的阳物不断放大、放大、再放大。 雄性本能促使他挺动腰杆深入再深入努力追寻如坠云端的感觉并挤出不少香滑蜜液。 下半身挺进的同时并没有放过甯雨昔美丽的上半身,一双大手由腰身两侧的玉腿一路向上,拂过光洁大腿,继续往上扣住两瓣丰满臀丘手心微微使劲,白皙臀肉在他手下颤抖变形,仿若柔顺的面团。